New L Old R

北京紀行086-1001  首都機場

「機場」是ㄧ個城市的門戶,而北京的「首都機場」更是個國門。近年來到中國旅遊,我發現「首都機場三航站」更成了北京人津津樂道的驕傲。2008年,北京主辦奧運那年,我也到了北京。當北京的朋友「小虎副總」和「黃老師」來接機,發現我入境的「韓航」是停在老舊的「一航站」,而幾天後轉機出發前往「張家界」的「南方航空」國內航班,更不可能排在「三航站」,都為我沒法體驗中國最新、最大的航空站感到挽惜。是這樣嗎?他們在北京旅遊界都是ㄧ把手,居然也如此推崇「三航站」,必定有其特殊之處。  

145_4558 0034

舊金山國際機場上的[中國民航]班機

Photo 002 0005

飛越北極航線

Photo 021 0023

[小傻瓜]鏡頭中的北極冰原

9601_01

北京首都國際機場通道

9603_01     

[小虎副總]來接機          

第一次到中國是在1988年秋。我由「舊金山(SFO)」出發後,先到南韓的「漢城」。高麗棒子不喜歡首都名字有「漢」字,將它改名「首爾」,但是史實不是用投票來決定。1394年,朝鮮太祖李成桂定都「漢陽」改名「漢城」開始,就一直用這名字來稱呼這個「漢江」邊上的城市。直到2005年,才由市長李明博公告漢語譯名「首爾」。我在南韓的首都機場「金浦機場(GMP)」入境南韓,停留幾天。期間曾和幾位韓國朋友到朝鮮半島東岸爬「金剛山」,觀賞紅火的北國「楓景」;並在「東海道」嚐試味道絕美,但是賣相恐怖的生魚片,因為那份生猛海鮮上了桌後,魚嘴巴還依然不服氣似的颤動。幾天後,我在「漢城」吃完早餐後趕飛機,先到日本東京的首都機場「成田機場(NRT)」,在那裡過境吃午餐轉機,傍晚時分到達中國北京,就是在這個「首都機場」入境中國。

PEK T1

遠眺[北京首都機場一號航站]

啟用於1958年的「首都機場」,距離北京市區約25公里,海拔高度35公尺,目前共有三座「航站大廈Terminal」,分別稱為「一航站T-1」、「二航站T-2」、和「三航站T-3」。起降跑道共有三條,兩條柏油路面跑道,分別是:3200公尺的18R/36L、和3800公尺的18L/36R。最新的「第三跑道」,長3800公尺長、寬60公尺的1/19,則是一條水泥路面的高級跑道,可以滿足「空中巴士A-380」這種歸類為「F類」的巨無霸飛機起降。

北京市的「首都機場」,在規劃時就選定目前位置,但在當時它是河北省順義縣境內的一片土地,可是「首都機場」的行政權卻轄屬北京市朝陽區,所以機場成為「北京市」的一塊「外飛地」。後來即使將「順義縣」劃入「北京市」成為「順義區」,但是機場的行政權仍轄屬於「朝陽區」,因而造成了「首都機場」成為「朝陽區」在「順義區」的一塊「外飛地」。妙的是機場內的三條跑道,頭兩條在「朝陽區」所有的「外飛地」,而新建的第三條位在「順義區」的土地。

然而,「首都機場」的法定管轄權屬於「朝陽區」,但是絕大多數的機場工作人員,卻多為「順義區」的居民,而且機場的高層,也多為「順義區」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 

我第一次到中國北京入境的是整修改建前的「首都機場一航站」(目前稱為「南樓」)。它於198011日投入使用,應該算是中國改革開放後的第一個國門,按照設計的規模,每日起降60航班、高峰旅客吞吐量(出關加入關最高能量)1500人。

對於這麼一個小規模的機場,20多年過去了,但是那一次的「中國初體驗」我不會忘記。當時的「首都機場」小得可以而且設備簡單落。它的規模大約和我在美國唸研究所時的「奧本大學(Auburn University, AL)」學校機場「Auburn – Opelika Airport」一般大小。

北京的「首都機場」,在「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的全球機場識別代號為「PEK」,近年來雖然「BJS」也被混合著使用,但是它容易和其他團體的簡稱混淆。 

記憶中,乘客下了飛機後,一夥人就被「涼」在停機坪上的飛機旁邊等候指示。我舉目往四周瞧瞧,哇塞!飛機起降跑道的橫向居然有交叉通過的道路,固然跑道是清理開放,但是橫的方向竟然有紅綠燈,而且還真有一群行人推著腳踏車,準備綠燈時橫越通過起飛跑道。機場大廈內沒有行李推車,境外抵達的旅客,攜帶著大包小包自己看著辦。排在我後面那位老美,充分發揮體型的優勢,前胸掛一個小包、後背背一個背包、左手拿著護照還拎個小手提袋、右手拖個大行李箱,看起來像掛滿包包的一棵樹。相對的,排在我前面日本嬌娃就十分狼狽,往前往後『私迷馬生(對不起)』,鞠躬哈腰個不停,因為她控制不了她的行李,老是碰撞到旁人。在一陣忙亂的入境手續中,我仗著通華語、識漢字的優勢,很快掌握狀況。在這班由東京飛來北京的「日航」國際航線,一群老外仍在迷糊中雞同鴨講打混時,我已經順利的拎著簡單行李,端出我的「中華民國護照」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旅行證」,順利完成入境和通關手續,並在櫃台兌換了「外匯券」。輕呼一聲「YesI Am Ready!」開始我的「中國尋奇之旅」。

PEK 機場高速路收費站 

[機場高速公路收費站] 進城方向

滿懷古裝電影中「進京城」的印象,我好奇與興奮目不轉睛的盯著窗外。在「進京」的馬路上,接我的轎車行駛在雙向各有一線鋪設柏油路面的車道,這比起我古裝劇中看到馬車奔馳的進京道路,似乎寬敞許多。兩旁路樹成行但不高大,路樹外側便是黃土地,偶而還見黃塵滾滾。進入市區後,只見到處都在敲敲打打,道路正在施工、樓房正在興建,我對「京城」的第一印象居然是彷彿走進一個大工地,因為新中國的首都北京正在忙著準備改革開放以來頭一回的大拜拜,主辦1990年的「亞運會」哪!

Picture 014 0009

回頭拍攝 [機場高速公路收費站]

我的地陪小徐,是一位幹練又漂亮的新中國女同志。正興高采烈地以悅耳的京片子向我介紹著說:『我們到了首都最繁榮進步的建國門外大街』,座車「的士」突然停了下來,千載難逢的機會,我立即掏出相機搶拍鏡頭,因為我看到走在我搭乘的賓士轎車前面,那輛骡車的「騾老大」,當場在『首都最繁榮進步的建國門外大街』便便,騾車師傅只好停車清理,我搭乘的轎車也只有乖乖跟在後面停車,等候「騾爺」出恭。因為在那個年代,北京市還沒有動力車和獸力車分道的概念,騾馬走在「馬路」上,似乎理所當然。

T1 Departure

整建完成的[首都機場一號航站] 出境大廳

2008年春,我又由漢城轉來北京,可是一切都改變了。高麗棒子丟了漢字,連「漢城」的名字都改成「首爾」。地球好像也變小了,當年我從漢城「金浦機場」趕大清早班機到日本東京「成田機場」轉機,抵達中國北京已經是晚餐時間。而這回我傍晚才由首爾的「仁川機場ICN」出發,飛機上才吃頓「浜浜棒」泡飯,就到中國的「北京首都機場」。

最大的改變還是那些機場裡穿制服的官爺們,開始會對旅客微笑了,開始會與旅客互動打招呼了,大概是富強的中國使他們有自信心,不再需要擺著一張冷漠的面孔來裝權威。

雖然我是從「二航站T-2」通關入境,但是在1999111日投入使用的「T-2」已經和我1988年通關入境的「T-1」截然不同,完全是一座現代化國際機場的氣勢與設備。它的設計是針對年吞吐量2650萬人,高峰時段每小時能處理9210人次。

PEK T2

[首都機場二號航站] 外觀

T2 Arrival

[首都機場二號航站] 入境大廳

T2 Departure

[首都機場二號航站] 離境大廳

T2 機場捷運

[首都機場] 地鐵系統

T2 Exit

[首都機場二號航站] 入境大廳外觀 (對面就是停車場)

2005129日,台灣的「中華航空」首班台商包機,從台北的「桃園機場(TPE)」直飛北京的「首都機場」,開啟1949年兩岸分治之後中斷了50多年的民航空運。如今,大陸的「中國民航(AC)」、台灣的「中華航空(CI)」和「長榮航空(BR)」,都有定期班機往返在兩岸的「PEK」、「TPE」、和「KHS(高雄小港)」三個機場之間,甚至共同以「班機聯營Code Sharing」的方式,拓展跨太平洋航線,飛往美國「SFO」和「LAX」。

T1 to T2

聯結[一航站]與[二航站]的自動步道 

根據20084月份「中國民航」雜誌報導,北京「首都機場」在2007年旅客吞吐量達到了5400萬人次(接近台灣人口的兩倍),超負荷運行達50%。

2008年投入使用的「首都機場三號航站(T3)」總佔地超過1000萬平方米。投入使用後,將使「首都機場」成為全中國第一個擁有「三座航站樓」、「雙塔台」、及「三條起降跑道可同時營運」的機場。機場「滑行道Taxi Way」由啟用前的71條增加到137條、擁擠的「停機位空橋Terminal Gate」由使用前的164個增加到314個,幾乎都是雙倍的成長,相信班機起降的準點率,和乘客上下飛機巴士接駁的狀況,都可以改進許多。

PEK T3

[首都機場三號航站] 外觀

9601_05

[首都機場三號航站] 候機室

9601_06

[首都機場三號航站] 候機室

數目設定為年吞吐量7600萬人次的「首都機場」,在2009年締造了吞吐量6533萬人次,首度超越上海「埔東機場(PVG)」加「虹橋機場(SHA)」的總吞吐量,成為中國第一、亞洲第一、世界第三大的機場。但是隨即在2010年刷新紀錄,以7389萬人次的吞吐量躍居世界第二大,僅次於美國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機場(ATL)」。但是由於國情不同,

許多國外的城市都不僅有單一的國際機場,例如我所熟知的舊金山灣區就有「SFO」、「SJC」、「OAK」三座國際機場,根據國際航班的目的地,分別飛向不同的航向與航線。

美國的紐約有「JFK」、「LGA」、「EWR」三座國際機場,美國的首都華府也有三座機場「BWI」、「IAD」、「DCA」,都可以稱為美國的「國門」,門口的大小和您的地位尊卑無關,重點是您的班機從那條航線進入美國首都。 

我真正體驗到「三航站」的服務,不是到北京入境,而是搭乘「中國民航」從舊金山往返上海,必須在「首都機場T-3」換飛機。做為全球最大的單棟航站樓,它的外表的確美侖美奐,單是航站屋頂天幕,現代感十足的鋼樑搭配浪板,像似電影裡太空站的感覺。在「三號航站」,最大賣點大概是他們所謂的『金色鬱金香』。不是叫你去免稅商店買花,而是指那群身材高窕,穿著金黃色唐裝,主動熱情又彬彬有禮的美眉。『金牌問詢服務』是她門的招牌,她們不是臨時抓出來的義工,也不是某航空公司的地勤導引員,她門是「首都機場股份有限公司」訓練出來的「服務親善大使」。她們親切的微笑、溫柔的語音、亮麗的身影、熱誠的指引,給予旅客愉快的登機經驗。我絕對相信這些20歲左右的小姑娘們,代表的不僅僅是「首都機場」的丰采,也不僅僅是北京的形象,在國際旅客的眼中,她們代表的絕對是國際旅客對中國的第一印象。

9601_04

9601_02

19882008,我從北京的「首都機場」,看到一個崛起中大國的氣勢和遠景!

arrow
arrow

    趴趴虎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