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01 120.jpg

 

虎爪大溪】 33501  少女阿鸞的天空

鳳飛飛的<掌聲響起>是我很喜歡的一首流行歌曲,就如鳳飛飛自己說的:『歌詞平實,只是些失敗、忍耐、等待,但是我喜愛這首歌的程度,卻遠超過西洋歌曲<My Way>,因為我深受鳳飛飛成名路途的故事吸引與感動。她曾經表白說過『在演唱過的歌曲中,唯<掌聲響起>讓我哭過無數次。進錄音室那天,錄音師和製作人在錄音間外面坐了兩個鐘頭,等我澈底哭乾淨再正式錄唱』。我也生長在同樣物資缺乏年代的台灣鄉下、我的青梅竹馬好友紫蘭,一個愛唱歌的竹塹女孩,也擁有與林茜」(鳳飛飛初出道的藝名類似的星路歷程,所以我很能體會鳳飛飛的那份感觸。

 

33501 100 album.jpg

33501 110.gif

我從中壢後火車站搭乘「桃園客運」來到大溪,準備探訪鳳飛飛的故鄉。到站後才發現「大溪站」已經重建成商場式的新建築物。無視於醒目的商店招牌,尋覓的也不是名聞遐邇的「大溪豆乾」,我繞著車站走一圈,冀圖尋回一幕溫馨的場景,那就是大溪女孩林秋鸞,第一次贏得歌唱比賽冠軍獎盃返鄉,她母親到這個車站來迎接她,母女高興的捧著「狗標合發服裝行」貼紙的大獎盃時的歡顏。就是「中華電台」頒發的這個獎盃,讓原就讀大溪中學,卻成天編織著歌星夢,而使成績單一直進行「紅藍對抗」的小女生,找到成就感的出口。在媽媽的陪伴下,忍受充滿廁所異味的小旅舘房間,「薰陶」兩天只為等到面試結果,終於以林茜的名字站上「雲海酒店」的舞台,開始歌唱演藝生涯。

 

33501 200.jpg

桃園客運[大溪站] 是進入[北部橫貫公路]的門戶

33501 210.jpg

名聞遐邇的 [大溪豆乾]

33501 220 剛出道 1968 林茜.jpg

1968年, 少女阿鸞, 林秋鸞(鳳飛飛), 以林茜的藝名, 開始演唱生涯

 

鳳飛飛出生於大溪最繁華的「和平老街」商圈的後巷「草店尾」。「和平老街」商圈原名叫「草店尾下街」,因為緊鄰大嵙崁溪河港碼頭而發展甚早,商業繁榮,其中以茶行、木器、和樟腦業為大宗。以街上的「福仁宮」做為中心,在日據時代的都市計劃中,由於受到日本「明治維新」歐化運動的影響,建構了許多「巴洛克式」牌樓門面的建築。「巴洛克Baroque」是義大利文藝復興之後的產物,是一種盛行於1600s-1750s 年代歐洲大陸的藝術風格,影響了當代歐洲的音樂和建築。在建築上,主要採取橢圓形圖案和曲線裝飾,使得整座建築物外型像似一座大型的雕像,非常華麗。

 

33501 305.jpg

日本人在大溪實施都市更新計畫 更新市容 卻尊重地方依舊使用大溪街道原本名稱

武夫蔣介石的狗腿子竊據大溪的[招待所]做為御用的[蔣宮行館]之後

沒有建設大溪 反而將具有地方傳統特色的[草店尾下街] 改為毫無意的[和平街]

 

33501 315 和平老街.jpg

 

33501 320.jpg

 

33501 340.jpg

 

33501 370.jpg

 

33501 330 巴洛克.jpg

 

33501 365.jpg

 

日本在明治天皇平定幕府、遷都江戶(東京)之後,成功的變法維新,推展歐化運動,並引進這種建築藝術概念,徹底顛覆日本傳統「唐式」的木質建築。這種建築風格隨著1895年,因為日本在「甲午戰爭」中擊敗了清國,根據《馬關條約》,日本法理上取得台灣的統治權,也將歐化風格帶進到台灣,例如「台北賓館」、「新竹火車站」都是典型「巴洛克」建築的代表,在台灣許多城鎮的「老街」,也可以看到這種歐洲風格的建築。

 

33501 310 新竹車站.jpg 

100多年歷史的[新竹車站]  (沒有車站名牌, 是新竹車站的特色)

 

大溪老街的這些「巴洛克建築」,大多是在1918-1920年間,日本殖民政府在台灣推動都市更新時所建,主要是供富商巨賈們居住和做為經營生意的場所。繁華市井的後街,特別是「福仁宮」後方的「草店尾巷」,因為當時日本政府並無市區歸劃,保留提供給庶民和搬運貨物的工人做為居住空間,於是居民便在自己的產權界線內隨意興建房宅,造成巷弄的動線曲折如同迷宮,連在地人自己都弄不太清楚方位,戲稱為「迷宮巷」。

33501 325.jpg

日本殖民政府在大溪實施[都更] 使主街道[草店尾下街] 市容壯觀繁榮 

 

33501 355.jpg

100多年歷史的老洋房, 已經使用洋文, 可見大溪的商業發展甚早 

33501 335.jpg

茶葉 樟腦 是早期台灣對外輸出的大宗產品 

33501 360.jpg

 

33501 345.jpg

 

 

33501 375.jpg

 

33501 385.JPG

 

33501 350.jpg

當公權力伸張, 造就地方繁榮建設

當財團力囂張, 造成台北疑案叢叢

33501 395.jpg

老街的夜晚, 依然美麗

 

鳳飛飛就是出生在這個「迷宮巷」內的一幢平房裡,鳳爸爸是大嵙崁溪的砂石車司機,鳳媽媽則曾經擔任公車的車掌小姐,跑基隆、金瓜石、和金山一帶。她特別喜歡聽每張唱片只能錄兩首歌的「78轉唱片」,聽著聽著便把歌謠詞曲全都背下來,因此她對台灣歌謠的時代背景非常清楚。據說後來唱片公司想重錄早期的台灣歌謠時,許多曲譜都是靠鳳媽媽哼唱出來,再由專業音樂人記錄下來寫成套譜,可見鳳媽媽精準的音感功力。

 

 33501 380.jpg

 保留未被扭曲的歷史名稱[下街]

33501 400.jpg

金鐘獎歌后鳳飛飛的故鄉 

33501 410 鳳飛飛母女.jpg

鳳飛飛(右) 與母親

 

在老街上的「迷宮巷」,它的兩端分別是「普濟堂」和「福仁宮」。鳳飛飛童年時經常和哥哥、弟弟及鄰居小男孩在巷內嬉戲,或是到兩所廟宇走動。成天夾處在一群男孩中玩男生遊戲,及玩著小男生的自製玩具。口渴了,家境不允許購買飲料汽水,便汲取冷冽的井水便咕嚕咕嚕喝將起來。據說,鄰居「阿嬤」直到小阿鸞六歲才搞清楚她的性別。

 

33501 425 草店尾巷子.jpg

迷宮巷內 

33501 430.jpg

迷宮巷內

 

鳳飛飛曾說:『從巷口望出去,只看見關帝廟背對著我們家小窗口,早晚準時從廟裡傳來悅耳晨鐘暮鼓聲音』。可能是從小祭拜關聖帝君祈求保祐,她到台北編織歌星夢碰上困難時,她還會到台北市的「恩祖公廟」去祈求保祐,並且不惜公然賄賂提出條件:如果所祈求之事成功,她會辦「三牲儀禮」來祭拜關老爺子答謝還願。

 

33501 500 關帝廟.jpg 

 

大溪「普濟堂」位於草店尾巷底,靠近大嵙崁溪渡船頭。主祀三國時代忠義英烈關聖帝君、其子關平、及關羽的副將周倉將軍。初期是由大溪街上江姓先祖,從大陸唐山奉迎神明金尊祭祀於私宅,直到日據明治40年(1907),才由江序益等多位地方士紳發起建廟,並成立經理人制度管理廟務,使「普濟堂」朝向公眾廟宇的方向發展,並透過每年農曆624日的關帝壽誕遶境儀式,擴張信仰圈。

 

33501 440 草尾店鳥瞰大嵙崁溪.jpg

從[普濟堂]鳥瞰大嵙崁溪

33501 450 大嵙崁溪河床.jpg

大嵙崁溪河床 

33501 455.jpg

 

33501 460.JPG

 

在二十世紀初,大溪的樟腦製造業沒落之後,大溪的實業家簡阿牛和股東呂建邦等前往台北九份投入開採金礦,卻無法順利找到礦脈。於是這群大溪人便返鄉,奉請關聖帝君去欽點坑位。據說果然一點就中,得金無數(這情形和西方帝國主義傳教士,在他們的「主」面前祈禱要求後「阿門」是一樣的心態,無知的白人沒資格指誰在迷信)。於是這些到九份的資本家、工頭、礦工等大溪人,便集資為關聖帝君籌建神轎,於1917年組成「同人社」,以職業團體的身份,加入那年「普濟堂」關聖帝君壽誕的遶境巡行。

這種知恩圖報,答謝神明的行為,引發大溪其他行業的效尤,紛紛成立以職業或聚落為基礎的「社頭」,參與「普濟堂」的巡遊遶境活動。從初始的8個社頭擴建到日據末期的15個,發展成今天的32個「社頭」,參與遶境巡遊。這意味著大溪人對關聖帝君的信仰,已經從以往的家族血緣宗教信仰,昇華成為對大溪這片土地的認同、對地方人際網路的參與支持,這正是典型的台灣社會重血緣、親鄉土「社會力量」的來源。大溪人對歷史文物的珍惜與尊重也體現在廟宇。「普濟堂」內的三尊泥塑神像,是清末的原始本尊、明治時期使用的木雕日本式神轎、大正時代遶境的中國式神轎,全都完整的保留在廟裡。

 

33501 465 渡船頭.jpg

大嵙崁溪渡船頭的古道階梯 

33501 300.jpg

 

33501 470 唯利是圖 霸佔古蹟說明牌.jpg

商家遮蓋住古蹟文物說明牌, 懸掛店招, 當地政府卻不聞不問

33501 475 渡船頭女騎士.jpg

渡船頭邊上的女騎士們

33501 480 黃姓祖祠江夏堂.jpg

黃家祠堂[江夏堂] 

33501 485 江夏堂壁飾.jpg

 

位於老街商圈核心的「福仁宮」,主祀開漳聖王,配祀三山國王、保生大帝、天上聖母、和註生娘娘,全都是個典型的閩粵移民信仰神祉。清朝嘉慶年間(1813),以漳州籍為主的大溪居民,為了方便向「開漳聖王」祭拜祈願,便有漳州鄉親約18人倡導興建漳州的保護神「陳聖王廟」。「陳聖王」就是「開漳聖王」陳元光將軍,唐朝河南光州人。

唐高宗時閩南地區泉州、漳州、汀州地區居民,飽受原住民「閩越族」人襲擾之苦

(較客觀的說法應該是:因逃避戰亂而由北方黃河流域南遷進入閩南地區的漢民族新住民,與閩南地區的原住民閩越族,因為爭奪生存空間土地資源,而彼此間經常發生武力衝突。)

總章二年(西元669),唐高宗命陳政帶兵前往鎮駐,其子少年陳元光隨父前往。不久,陳政病死,陳元光世襲職位,繼承父業,繼續在該地開闢荒野,招撫流民,一時使泉、漳、汀州方圓數千里成為閩南樂土。朝廷增設漳州,並命陳元光任州事。公元711年,陳元光在討伐「閩越族」的戰事中殉職,百姓感念他的功德,建廟祭祀。公元716年,朝廷下詔建廟立坊,並賜予樂器和祭器。後代尊稱陳元光為「威惠聖王」、「陳聖王」、「陳府將軍」、「開漳聖王」,而閩南漳州的陳姓漢族人更將他奉為始祖。

 

1861年(咸豐11年)),大溪望族「林本源」獻地擴建廟宇,在原本的「陳聖王廟」中,增祀林家的媽祖婆「天上聖母」,以庇佑大嵙崁溪上往來大陸唐山原鄉貿易船隻的安全。

同時還增加奉祀了客家人的守護神「三山國王」,以及「玄天元帥」等其他諸神,使得「福仁宮」逐漸成為區域的信仰中心,並且成為地方自治和興辦社會公益的中心。

 

1895日清簽訂「馬關條約」,滿清將台灣割讓給日本,台灣人保鄉衛土展開自力救濟的「乙未抗日戰爭」「福仁宮」成立「安民局」和「忠義局」,由大溪望族廖家的武秀才廖運藩擔任安民局局長,駐守在「福仁宮」內,指揮大溪的治安,號召千人參與維安的工作,阻截潰散化為流寇的清兵「河南勇」;同時以客家民兵武力為基礎,籌餉募械,組成忠義局抗日義軍,在大嵙崁溪畔給予日軍重創。

 

從清朝末年開始,「福仁宮」為了決定祭典日誰當主祭的榮銜,廟方便制訂「十大姓氏公號輪值祝壽」的制度,也就是由當地居民宗族堂號依序來輪值當主祭(「堂號」與「姓氏」不一定是「一對一」的對應,例如姓林可能是「西河堂」也可能是「忠孝堂」),傳統上是由一李;二江;三林;四簡;五張、廖;六黃;七高、姜、呂、魯、紀;八王、游;九陳;十其他各姓,等宗族來輪值普渡大典。這些宗族中許多都是從閩南漳州府的詔安縣或南靖縣來的客家人但是大溪地區的客家人,經過200多年來與閩南移民的互動,已忘記祖宗語言詔安腔客家話,成為操著閩南話,卻祭拜客家神祉的「福佬客」。每年農曆2月初10,「開漳聖王壽誕,大溪閩客居民都依照古禮習俗,在「福仁宮」舉辦傳統三牲儒典大禮,神豬大賽和清涼辣妹花車遊行,使全鎮都沉浸在歡騰喜氣中。

 

33501 620 龍柱.jpg

龍柱 

33501 630 基石.jpg

基石 

 

33501 600 老街市中心福仁宮.jpg 

 

到「福仁宮」參拜時,除了緬懷台灣先烈的英勇抗日,或尋覓國民歌后「少女阿鸞」的童年足印,不妨放慢腳步多瞧一眼廟口的兩根龍柱,上面清晰的銘記著「光緒甲午年」,就是那一年,戰敗的清國遺棄了我們歷史恩怨可以被遺忘,但是史實不會被歲月抹滅。

 

33501 420 通往後街巷道.jpg

從熱鬧的大街[草店尾下街] 通往後街的巷道[月眉通路]

 

後街的巷弄難免雞飛狗叫,有一天放學回家的小阿鸞,竟然一不小心一腳踩在剛孵出來毛絨絨的小雞身上,嚇得小阿鸞跌倒在地,小雞也一動都不動的躺在巷道地上。小阿鸞回神過來後,拔腿就跑到後山的「觀音亭」。從小她就聽說這裡的觀音菩薩非常靈驗,於是小阿鸞學平時媽媽拜「觀音娘」時喃喃祈願,然後抓起些香灰,奔跑回小雞身邊,將調和些水的香灰,小口小口的灌進小雞的嘴巴裡。天色已漸黑,小雞仍然文風不動,見證奇蹟的時刻並沒有發生。小阿鸞為自己的「暴行」懊惱得想哭,最後只好默默許願把小雞安葬在「觀音亭」附近一處她做記號的地方,並從第二天起,長達兩年的期間,每天風雨無阻來清掃「觀音亭」院,直到她離開家鄉上台北工作,才停止這項心靈贖過。

 

33501 700 觀音亭.jpg

蓮座山觀音寺

 

位於大嵙崁溪畔的這所「觀音亭」便是大溪的「蓮座山觀音寺」,始建於清嘉慶六年(1801),是「新竹州」(桃竹苗三縣)客家人敬拜觀音的信仰中心,許多客家人會來此寺請領觀音娘的「香旗」回家供奉,祈求人宅安康。每年春節,新竹、桃園一帶的客家鄉親還會特地來進香或安太歲。農曆219日是觀音佛祖聖誕,客家庄各鄉鎮村里,會組團前來進香賀壽,同時將家中供奉的「香旗」迎回寺內「謁祖」「過爐」,增強法力。

 

33501 710 觀音亭 百步天梯.jpg

從山門到廟埕的[百步天梯]

 

1936年,「觀音寺」前方修建了一座「敬聖亭」,這是客家庄社區的特色。因為客家人受到客家先賢朱熹的影響,特別重視「忠孝節義廉」,對文以載道的字紙有份特殊的敬畏和尊崇所以字紙在客家人心目中既不是「普通垃圾」,也不是「回收資源」,它必須被恭敬的焚化。因此,在傳統的客家庄,不管居民是漁樵耕讀、還是販夫走卒,都會設有名稱不盡相同,功能目的卻一致的「惜字亭」,也就是字紙專用焚化爐。

 

 33501 720 觀音亭 焚紙爐.jpg

[敬聖亭]

 

從小喜愛吃醬瓜、筍乾、酸菜、鹹魚的少女阿鸞,有人將她長大後「平民歌后」鳳飛飛的風範深植台灣人心裡的情況,比擬成「城隍廟、炒米粉、貢丸湯、鳳飛飛」,也就是説鳳飛飛根本已經成為那一代台灣人生活的一部份。喜歡戴帽子唱歌的原始初衷,據鳳飛飛自己的說法:『很簡單性子急嘛,不想多花時間在Set-Dow(梳妝髮型)上,而這個裝扮沒想到卻讓她贏得「帽子歌后」的可愛封號。

 

33501 800.jpg

大溪[武德殿], 日據時代的劍道館, 蔣介石霸佔[大溪行館]後這裡成為他爪牙的窩巢  

33501 810.jpg

民眾參觀在[武德殿]舉辦的[鳳飛飛紀念展]

 

物換星移,成為巨星歌后的鳳飛飛,始終沒有忘記當年少女阿鸞「誤殺」小雞的往事,只要回到大溪,她總是會走一趟「觀音亭」。眼見她當年「做記號的地方」,因修建步道已經難以辨識,竟然還會愧疚感傷。於是她寫下『大溪..一個永遠被我稱為故鄉的地方,我童年的故事不是埋藏在那裡,而是很富詩意銘鏤在那裡』。

如今,大溪的少女阿鸞已經長眠故土,在風中、在雲裡、她將似一道彩虹呵護著家鄉,草店尾巷內已經沒有商店,只有住家,甚至多數人家的門窗緊閉,遊走其間只能憑閱讀得來的意象去揣摩。然而,這條連貫「福仁宮」和「普濟堂」的「迷宮巷」,卻因追思鳳飛飛而再度被提起,並持續在加溫。

 

33501 900.jpg

                                                  

【讀行天下】

[蓮座山觀音亭] 大溪康安里下崁49號(桃園客運大溪站勝利路往大溪公園方向)

[福仁宮] 大溪鎮福仁里和平路100(和平路老街上)

[普濟堂] 大溪鎮福仁里普濟路124號(和平路老街往大漢溪方向走到路底右轉)

arrow
arrow

    趴趴虎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